支付宝转型属于无奈之举?

2020-03-17 15:55:09 软件资讯

3月10日,在支付宝合作伙伴大会上,蚂蚁金服CEO兼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董事长胡晓明宣布,支付宝全面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,公司的口号也从“支付就用支付宝”变为“生活好,支付宝”,而这次转型被称为支付宝十五年来的最大改版。

当年由于网购需求而衍生出的支付宝,一直是许多人的支付工具,从PC支付到移动端支付,从上线支付到线下扫码,在支付界的地位难以动摇。

即使2013年微信推出微信支付,也鲜有人使用,不曾想2014年春节微信红包的出现,这个在腾讯内部起初都不显眼的小工具,让微信支付成功突围。

如今国内移动支付的市场里,已形成微信支付与支付宝双雄格局,并且不仅铺设国内线下各支付场景,还纷纷出海,尤其在东南亚地区,诸多地域均已支持支付宝付款,而微信支付尾随其后。

而我在迪拜跨年的时候,全球最大商场迪拜mall已看到使用支付宝的折扣宣传,而在迪拜机场退税则使用的是微信小程序,瞬间到账。

虽然不可否认支付宝的先发优势,但是如今许多支付场景里,微信支付与支付宝已经不相上下,而在用户的使用频次和用户习惯上,微信支付在许多人群中已成为主要的支付工具。

我长期做大学生市场,此前还写过支付宝与微信支付争夺高校线下支付场景的文章(抢占00后支付入口,大学生市场已成为AT必争之地),也曾简单做过调研,如今的95后、00大学大学生群体里,习惯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比例,已经到达2:8,甚至1:9,这已经足以称为支付宝的危机,毕竟年轻人群的行为代表着未来趋势。

而在2016年其实支付宝就做过改版,希望成为整合支付、内容与社交的综合性平台,在首页展示更多的信息。但2016年末,支付宝“校园日记”的圈子事件引起舆论关注,支付宝内充斥大量低俗擦边内容信息,被用户称为“支付鸨”,当时蚂蚁金服的董事长彭蕾紧急道歉,承认错误,表示痛心。

2016年这次支付宝社交化的失败,让产品开始收缩,回归支付本质,首页信息流也经历多次改版,呈现的内容信息越来越少,甚至用户在下拉到支付宝首页最下方后,会看到一行小字:「我是有底线的」。

但坚持做让人放心的支付工具,还是能够承载更多的内容、功能,从而让产品的使用变得更高频,成为支付宝的两难选择。

由于微信这款极为高频使用的产品,微信支付的占有率不断提升,这更逼着支付宝做出抉择,而在几年后,2020年3月,支付宝不得不开启了这次最大改版。

(二)

支付宝VS美团

如果大家更新到新版的支付宝,可以看到其首页基本已与美团一致,外卖、美食玩乐、酒店住宿、电影演出的本地服务给予了最大流量入口曝光。

2017年12月,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在演讲中提到,在2010年美团做战略规划时,寻找商业机会使用了“AB分类法“,A:供给履约在线上(腾讯),B:供给履约在线下(阿里)。

而接着美团又对履约在线下的进行区分,发现阿里做的只是实物电商领域,而在另一块生活服务电商里则有携程,但携程做的只是异地生活服务电商,在本地生活服务电商里,当时为空白领域,于是美团开始进军这一领域。

接下来故事,我们则非常熟悉,从团购到外卖,美团一步步影响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,再到2018年上市。

2020年3月14日的数据,美团的市值为667亿美金,在互联网公司里,虽然离前两名较大差距,但目前也仅排在阿里、腾讯之后,“与其更好,不如不同”成为创业公司与巨头竞争的经典打法。

而此次7亿日活的支付宝“美团化”,无疑对美团是较大的挑战,在2020年初,阿里宣布蚂蚁金服CEO胡晓明将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,王兴在饭否上发了这样一段话——“年少万兜鍪,坐断东南战未休。天下英雄谁敌手?曹刘。生子当如孙仲谋”,而胡晓明在阿里的花名正好是“孙权”。

(王兴饭否截图)

在使用美团产品支付,细心的用户早已发现,使用支付宝支付被收缩,而腾讯更是有两个支付入口:微信支付和QQ钱包,虽说美团早期同时拿了腾讯和阿里的投资,但美团与阿里的战役也早已开启,更是在阿里收购饿了么之后白热化。

目前来看,新版支付宝格局更在美团之上,支付宝的小程序和智联推荐信息流,均向外部开放,有自己的饿了么、淘票票、飞猪,也有如携程、滴滴这类服务接入。而本地生活服务的使用习惯、趋势就不是分开,而是大一统,新支付宝真的值得拭目以待。

(三)

支付宝的数字基建

上文最开始提到支付宝在原有支付领域节节败退,转型似乎是不得不的选择,而新slogan“生活好,支付宝”更是在直接挑战美团的使命“让大家吃的更好,生活的更好”,让我们觉得值得关注。

回应下本文标题,支付宝此次的大改版,在我看来不是被逼无奈之举,而是展望未来商业,梳理内部资源,主动做的新决策——打造数字基建。

服务业的数字化,其实一直都在渐进发展,但还是许多商家觉得线下生意还行,尤其是处于不错地段的商家,接受的比较被动。并且对于传统服务业态的数字化赋能,需要针对各个极为细分、碎片的领域进行满足,目前可实现的颗粒度还不够细。

这次新冠疫情,无疑加速了广大商家的认知,有人说一场疫情胜过十年市场宣教,2003年的电商如此,当下的服务业数字化升级也将如此,而对于toB商家的维护和赋能,阿里体系一直有较大优势和经验。

2017年支付宝上线开放平台,2018年支付宝小程序上线,目前已吸引170万+商家入驻,这当属蚂蚁金服做数字新基建的“业务抓手”,很好的助推其打造数字生活开放服务平台。

我当时也参与过蚂蚁的开放平台大会,作为求职招聘平台进行接入,而接下来与微信小程序的服务之战也将正式打响。

本周的首届付宝合作伙伴会,支付宝宣布将进入「开放3.0」时代,提出目标,“未来3年,联合5万服务商帮助4000万服务业商家做数字化升级”。这把阿里积累了20年的能力,开始进一步赋能服务业商家,进行数字化转型,对于广大商家而言,为一次需要把握的机会。

蚂蚁金服的上市传闻一直不断,作为金融科技领域当下最有价值的非上市公司,蚂蚁的估值超过2000亿美金,科技赋能生活,也是其的归宿。


相关阅读

查看更多